您的位置 首页 电竞俱乐部

粉丝千万、奖金千万……看起来很赚钱的电竞,99%的俱乐部却在亏钱

近日,2019电竞上海大师赛落幕,来自世界各地的100余名电竞高手角逐四个项目,分走了总计500万元的奖金。这笔奖金,放在电竞职业比赛中并不算多。今年本届S赛事…

近日,2019电竞上海大师赛落幕,来自世界各地的100余名电竞高手角逐四个项目,分走了总计500万元的奖金。

粉丝千万、奖金千万……看起来很赚钱的电竞,99%的俱乐部却在亏钱  第1张

这笔奖金,放在电竞职业比赛中并不算多。今年本届S赛事总冠军的LPL战队FPX得到83.4万美元的初始奖励,约合581万人民币,此外还有 “冠军之志”瑞兹皮肤、世界赛战队头像、以及S9冠军皮肤等分成,或达到千万。而Dota2TI9的冠军奖金则突破3000万美金,冠军OG战队分走约45%,折合人民币1.1亿元。

但近日,记者调查发现,看起来很赚钱的电竞行业,却有很大一部分电竞俱乐部在亏钱。

普通比赛奖金几万到几十万不等,大赛事奖金上千万

王者荣耀职业选手,曾代表TG战队、EMC战队参加比赛的陈家乐,拿过王者荣耀电竞堂全国总冠军、QGC王者荣耀公开赛冠军、KOC城市赛广东省冠军、VIVO王者荣耀赛全国总冠军等多个大型赛事冠军。

自2008年成为职业选手到去年退役,他参加了大大小小数千场比赛,几乎每个月都在参加比赛,每次比赛获奖都有奖金。“最高的一次全国总冠军,奖金18万元,扣除税,俱乐部分一半,选手们分剩下的部分。”

记者了解到,2019 年《王者荣耀》世界冠军杯(KCC),总奖金达 3200 万元,冠军战队可获得最高1344万元的奖金。

曾代表国内知名电竞俱乐部LGD、EDG参加英雄联盟职业比赛的吴险峰,拿过2个全国冠军1个全国亚军。据他回忆,“2015年的时候,最多的一次奖金拿了25万,俱乐部分成20%,剩下给队员,到队员手里,一人有三万多。一年下来,大家仅奖金收入就有近10万。”

《英雄联盟》今年本届S赛事总冠军的LPL战队FPX得到83.4万美元的初始奖励,约合581万人民币,此外还有 “冠军之志”瑞兹皮肤、世界赛战队头像、以及S9冠军皮肤等分成,或达到千万。

一向以高奖金著称的《Dota2》,今年TI9的冠军奖金突破3000万美金,冠军OG战队分走约45%,折合人民币1.1亿元。

奖金多开销大,电竞俱乐部运营成本数千万

奖金收入多,但电竞俱乐部的开销也大。以队员薪水为例,退役前,王者荣耀职业选手陈家乐月薪为4万元,在当时属中等水平,和他一队的队员有13到15人,且每个人薪水不一样,有些会更高。每月仅这一个队伍的队员薪水,俱乐部就要支出近百万。而一个俱乐部在同一个电竞游戏项目上,至少配置两个队伍。

越顶级的选手,收入越高,战队支出成本越多。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吴险峰称,顶尖选手年薪百万是常态。例如英雄联盟RW战队签约韩国中单选手Doinb的时候,曾给出1500万元的高价。

粉丝千万、奖金千万……看起来很赚钱的电竞,99%的俱乐部却在亏钱  第2张

此外,职业战队背后还有诺大的团队成本支出。“有队员、教练组、分析组等各个部门,一支战队后面有几十人的团队。”《英雄联盟》知名战队OMG相关负责人介绍,他们拥有英雄联盟一队、二队OMD、青训队、PUBG一队、PUBG青训队以及决战平安京等队伍,每个队伍分别包含主力队员五人、替补队员三人、及主教练、战术分析师组成的教练团队。运营团队还包括品牌运营、财务、综合管理部门等。

这些团队成本,也不是小数目。据第一财经报道,一家顶级俱乐部一年的开支大约在7000万元。

流量集中在头部,99%的电竞俱乐部不赚钱

根据 Esports Charts 公布的数据,今年英雄联盟S9总决赛当天观赛同时在线人数(不包括中国地区的观众人数)最高近400万人,快手作为S9的合作伙伴全程直播,赛事期间快手总直播观看人数达7200万。

巨大的流量引起了广告商们的关注,奔驰、宝马、肯德基、耐克等主流品牌的营销费用的营销费用近两年不断涌入电竞赛事

但并非所有俱乐部都能赚钱。“流量集中在头部,战绩好、知名度高的俱乐部才有赞助,而想要战绩好需要先投入,重金买顶尖队员、培养选手。”某西部中小电竞俱乐部的总经理告诉记者,这4、5年,他们周边很多俱乐部都倒闭了,“目前99%的电竞职业俱乐部都是亏损的,中小俱乐部都想着先活下去。”

粉丝千万、奖金千万……看起来很赚钱的电竞,99%的俱乐部却在亏钱  第3张

某国内知名英雄联盟俱乐部总经理向记者透露,英雄联盟战队里,目前只有RNG俱乐部实现盈利。

知名俱乐部也不能保证持续高收入,持续盈利。电竞俱乐部WE创始人ZAX曾表示,俱乐部的收入很大程度上受到比赛的影响,波动很大,比赛成绩是不可控的。

腾讯发布的《英雄联盟中国电竞白皮书》显示,电竞俱乐部的价值在于席位稀缺性,但目前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。

开拓商业边界,电竞俱乐部积极“变现”

如何商业突围?是近几年来电竞职业俱乐部思考的问题,目前,俱乐部们正积极探索变现。

自2014年起,英雄联盟俱乐部OMG就开始接受一些商务赞助,伴随电竞的飞速发展,2015年开始正式进行商业化尝试。“我们扩大了商业化范围,进行跨界品牌合作、代言、以及直播等,目前俱乐部商业化模式是基于队伍成绩以及主场的新模式,也为赞助品牌提供了更加广泛、渠道多样的商业服务内容。”OMG俱乐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一般来说直播仍然是俱乐部收入来源中比重较大的版块,品牌合作其次,赛事奖金最少。

在每个队员身上, OMG也在发掘他们的商业潜力。上述负责人表示,如果按照单一的模式进行运营会导致资源的浪费,所以俱乐部依靠出色的成绩及人设作为背景,根据队员特色进行商业化探索。

而今年夺冠的英雄联盟俱乐部FPX则围绕粉丝打造俱乐部IP打造,例如在多个平台推出FPX俱乐部背后的故事以及相应的纪录片,向粉丝传达俱乐部台前和幕后的故事。英雄联盟俱乐部RNG则跨界卖起潮牌,旗下品牌R39今年天猫双11销量突破了五百万。

专家:电竞游戏开发已成熟,周边产业还有机会

当前电竞产业收入主要源于广告赞助、电竞地产、电竞教育。伽马数据统计中国电竞产业2019年市场规模将超千亿元,但九成被游戏厂商获得。

“电竞游戏开发商业模式已成熟,但周边产品等目前难以形成稳定的盈利,产业发展处在较早期,尚有巨大潜力可挖掘,有机会。”著名研究机构野村综合研究所对电竞产业有所研究,该研究所主任咨询师范春飚指出,如俱乐部管理者等电竞产业入局者,可在周边产业上寻找商业变现机会。

他举例,如今电竞圈盛行粉丝文化,俱乐部管理者可借助“粉丝”将流量变现。“比如打造选手IP,开发相关衍生文化产品等。”

上游新闻·重庆商报记者 韦玥
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中国电竞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honggdj.com/julebu/3032.html
woniu

作者: woniu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