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电竞酒店

井喷!青岛一年冒出12家电竞酒店,是“哪吒降世”还是昙花一现?

半岛全媒体见习记者 谭风敏  “Nice!”坐在符合人体工学设计的电竞椅上,目不转睛紧盯着赛事专用显示屏,一行五人借助耳机随着游戏中瞬息万变的战局激烈交流,在队…

半岛全媒体见习记者 谭风敏

  “Nice!”坐在符合人体工学设计电竞椅上,目不转睛紧盯着赛事专用显示屏,一行五人借助耳机随着游戏中瞬息万变的战局激烈交流,在队友精彩操作时爆发激烈欢呼。11月20日,如此酣畅淋漓的“组团开黑”场景发生在位于青岛市市北区连云港路的SOLO电竞酒店的五人开黑房中。

  电竞酒店是依托于电竞游戏的新型主题酒店,最早起源于日本,顾客可以在享受媲美高端网咖的高品质电竞体验的同时,拥有住酒店的舒适体验。在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中,2019年电竞整体市场规模突破1000亿元,2020年电竞用户规模突破5.2亿。

  青岛的酒店从业者们纷纷拥入电竞酒店这一电竞产业新业态,顺势抓住了电竞“火出圈”的机遇,站在了电竞生态发展的风口上。

可玩可住,五人间是标配

  “2020年,是青岛电竞主题酒店的井喷元年。”位于市北区辽阳西路16号的青岛枫叶电竞酒店的创始人徐进磊表示,“2018年以前,青岛市区内只有一家,19年也只有三家,20年涌现十几家。”

  青岛枫叶电竞酒店是大学刚毕业的徐进磊创立的电竞酒店品牌,于2020年10月份开始试营业,试营业期间平均入住率达90%的成绩让这位年轻的创业者备受鼓舞,即使在11月份,美团平台上枫叶电竞酒店的房间预订页面,也时常是“已满房”的状态。

井喷!青岛一年冒出12家电竞酒店,是“哪吒降世”还是昙花一现?  第1张

SOLO电竞酒店五人开黑房盛况

  记者步入电竞酒店的客房走廊,入眼的是描绘着游戏人物的炫酷相片墙,机械风的装修风格将人的精神瞬间带入激烈的游戏世界。电竞酒店格外重视玩家的游戏社交需求,以双人间为主,配有特色五人间,单人间却廖廖无几。走进电竞酒店特有的五人开黑房,是游戏区和睡眠区分开的独特设计,电竞设备或如电竞职业赛场一般排成一排,或如电竞职业俱乐部的训练室一般圆圈排布,给予玩家最真实的赛事体验。供客人入睡的床采用了双层设计,最大限度利用空间的同时,带玩家回到大学同窗时同吃同住的激情岁月。

井喷!青岛一年冒出12家电竞酒店,是“哪吒降世”还是昙花一现?  第2张

双层式床位设计

  “我们目前在青岛有六家连锁电竞酒店,从2020年7月到现在新开了三家,目前潍坊有两家正在洽谈,威海也有一家,计划在青岛再开三到四家。”SOLO电竞酒店的创始人兼COO(首席运营官)葛麟向记者透露深耕青岛的计划。截至目前,SOLO电竞酒店在市北区CBD、崂山区大拇指广场、城阳区万象汇和西海岸新区东方影都均有门店,目前已经成为青岛乃至整个山东省规模最大、影响力最大的原创电竞酒店品牌——SOLO电竞酒店。

  TeamWork电竞酒店的创始人李梦迪,于2020年3月在崂山区开办了第一家分店,距离TeamWork品牌首店在市南区香港中路97号开始营业才过了一年的时间。“我的酒店前期投入有200多万,后续又追加了一些,开业第一年回了本,第二年就实现了盈利。”极短的投资回报周期让李梦迪早早吃到了电竞酒店的红利,并坚定了深耕这一行业的信心,“现在想把现有酒店经营好,有机会一定会继续开分店。”

  记者通过旅游平台了解到,目前青岛全市一共有20家电竞主题酒店,其中有12家诞生于2020年。

  “电竞时代的到来和疫情期间的逆势上扬,让电竞酒店在酒店业杀出一条颇具竞争力的路线。”SOLO电竞酒店的葛麟说。

“没有旺季和淡季之分”

  “四月份的时候,网吧、电影院都是不开放的,在家憋得慌,想出去玩又不敢去人群聚集的地方,也是朋友推荐我才知道还有电竞酒店,就拉着我的好哥们住了双人间,当时房间很难订,提前好几天才能订到房。”在电竞酒店入住过的市民路先生表示。

  疫情期间,在普通酒店被迫进入“半停工停摆”状态时,电竞主题酒店的工作人员却过的格外忙碌。“我们从酒店化身为娱乐场所,过来的都是青岛本地人,最忙的时候,日日满房,即使我提前准备了三倍量的床单被罩等用品,酒店上下全员上手依然换洗不过来,很多时候我也亲自上手帮忙。”正是这段首席运营官被迫做保洁员的岁月,让葛麟看到了青岛电竞酒店的爆发点。

井喷!青岛一年冒出12家电竞酒店,是“哪吒降世”还是昙花一现?  第3张

SOLO电竞酒店两人组队开黑

  葛麟表示,2020年青岛电竞酒店迎来爆发式增长,一方面是因为疫情期间网吧、电竞馆等电子娱乐场所关闭,酒店却是正常营业的状态,于是兼具娱乐、社交、居住和私密性保护功能的电竞酒店吸引了大批消费者的目光,实现疫情期间营业额的逆势上扬,以酒店业“黑马”的姿态闯入酒店从业者的视线;另一方面是电子竞技大环境的改变,中国电竞战队夺得世界冠军、电子竞技被纳入体育项目等,让人们开始认可电竞产业,也开始认清电竞产业的变现能力,电竞酒店作为电竞产业的重要业态之一,被各方投资者和创业者看好。

  “疫情过后,网吧重新开业,一定程度上分走了客流量,但是电竞酒店的知名度已经打出去了,竞争力完全不输任何酒店和网吧。”葛麟表示。

  酒店服务业往往依附于所在城市的旅游业,有旺季和淡季之分,但是这个“紧箍咒”在电竞主题酒店面前,似乎失去了效力。

  “2019年刚开始做电竞酒店时,酒店业的前辈告诉我们,11月的青岛会进入旅游淡季,所有的酒店都会亏损,只是亏多亏少的不同,但我们却实现了持续盈利。”Teamwork电竞酒店的李梦迪不无自豪地说。

  “旅游旺季的时候电竞酒店发挥酒店的作用订单火爆,而淡季来这里专门上网的人也很多,SOLO的五人开黑房是卖最火爆的,职业战队会来做日常训练,周末电竞爱好者呼朋引伴来‘组团开黑’,所以电竞酒店既吃了旅游旺季的红利,又能利用电竞元素将淡季的营业额填补起来,所以说它没有旺季和淡季之分也不为过。”SOLO电竞酒店的葛麟解释。

  除了客流量大,电竞酒店的盈利能力也极为强劲。“电竞酒店的盈利能力是高于传统酒店的,首先是客单价高,其次是顾客的额外消费会很多。”位于连云港路76号的SOLO电竞酒店的经理汪学硕告诉记者。

  电竞酒店会为顾客提供高端的电竞设备,价值在1万元到3万元不等,所以达到一定标准的酒店的普通双人间客单价最低在400元左右,订单火爆时能达到800元,而专为好友“组团”打游戏设计的五人间,客单价更是在千元以上。此外,多人聚会的社交场合,总是少不了“吃吃喝喝”,酒水饮料和零食成为电竞酒店的必备产品,商品琳琅满目的冰箱也成为酒店的一大风景线。“为了最大限度满足顾客需求,我们几乎是搬了一个超市过来。”汪学硕笑称。

电竞酒店≠酒店+网吧

  “价格又高、押金还贵,不就是酒店加了台电脑?”针对电竞酒店的此类质疑甚嚣尘上,服务优势突出的电竞酒店,价格上的劣势也极为突出。

  面对外界的质疑,TeamWork电竞酒店的李梦迪表示,价格高也是无奈之举,为了保证顾客的游戏流畅体验,他专门接入了网吧专用线,酒店需要承担数万元的光纤接入施工费,以及高达4万元左右的年租,而在青岛能这样做的电竞酒店寥寥无几,“家用宽带和网线宽带的区别普通玩家是体验不出来的,但是对于操作精准性要求高的高层次玩家而言,差距很大,这也是我的酒店有游戏主播和职业战队特意前来长住的原因。”

  “另外,电竞酒店比其他任何酒店都承担不起停电的风险,顾客玩得正高兴,这边突然停电,对我们的口碑会产生莫大的影响,故而在选址和硬件选择上我们慎之又慎,不惜拿出更高的租金预算和成本预算。”李梦迪表示。在今年的四月份,疫情管控期间,因为物业配电室失火导致了TeamWork酒店全楼停电,一个月不能正常营业,李梦迪在回忆时仍是心有余悸,“长住客户的愤怒无法安抚得当,只好紧急将他们转移到了今年新开的崂山区的分店,幸好有分店在,否则我得被投诉到关门大吉了。”

井喷!青岛一年冒出12家电竞酒店,是“哪吒降世”还是昙花一现?  第4张

游戏人物相片墙

  电竞酒店还有一项特殊的成本就是安保成本。“设备配件一个就高达千元,而酒店客房是私密空间不能安装摄像头,所以一旦有客人贪便宜偷换我的显卡内存条等配件,我的损失是巨大的,这种现象也真实发生过,风险很大,所以押金的定价会高一些。”TeamWork电竞酒店的李梦迪说。为此,他还特地高额引入了电竞酒店专门的管理系统——“选住系统”,可以实时监测设备的情况。

  “相比较普通酒店而言,我们的客户粘性更大。”李梦迪分析,“突出的表现就是长住客户的增多,住最久的是一位全职游戏主播,在我这住了半年的时间,还有一支来这里集中训练的职业战队,住了40天。”而像这样的长住客户,在电竞酒店中并不少见。李梦迪认为,“我们的客户定位就是中高端人群,目前电竞酒店的成本投入已经不是宾馆加台电脑这么简单,高客单价必然会流失一些追求价格低廉的客户,但是中高端客户群体回头客多,粘性大,未尝不是因祸得福。”

  “电竞酒店是酒店和网咖之间跨界经营的新型产物。”SOLO电竞酒店CEO(首席执行官)郝云畅向记者深刻剖析了电竞酒店优势所在。他认为,电竞酒店的形式精准弥补了经常为消费者所诟病的网咖的缺陷。“传统网吧的三大‘槽点’:吸烟、不舒适和被人看。”郝云畅总结道。在电竞酒店,吸烟者不用再遭受周边人的白眼,不吸烟的人也不用奔波寻找无烟区;玩家可以舒服地穿着睡衣、趿着拖鞋在电竞椅上运筹帷幄,累了乏了也可以泡个热水澡在床上倒头大睡;游戏技术不好的电竞爱好者可以不用再躲避外人探究的目光,避免操作失误的尴尬。“相比较网吧来说,我们能锁住对环境和服务要求比较高的中高端客户群体。”郝云畅告诉记者,“疫情过后网吧重新开起来的时候,我们的客户确实流失了一部分,但是,也有更多的客户住了之后觉得比在网吧舒服,又能接受我们的价格,反而在之后都选择来电竞酒店了。”

  “我们本身就没有想跟网吧进行竞争,反而是希望从两者之间的各自的优势中找出差异,进行合作。”枫叶电竞酒店的徐进磊表示,目前,枫叶电竞酒店有跟网吧在洽谈合作,比如在网吧陈列易拉宝、张贴宣传海报等,并筹备联合承办一些城市级赛事,实现互利共赢。“网吧面向低消费人群,我们面向高消费人群以及网吧不能满足需求的人群,故而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两方竞争,加强了合作。”

“哪吒降世”还是昙花一现?

  “住过一次电竞酒店,配置一般,游戏竟然只有英雄联盟,隔音也差,夜里入睡的时候隔壁时不时传来‘Nice’的欢呼声,体验极差,气的不行,只能劝自己200块钱的酒店还能奢求什么呢,后来就再也没去过了。”体验过电竞酒店的夏先生告诉记者。在公众平台上,还有很多像夏先生一样的“踩坑”者,对电竞酒店印象极差。

  随着电竞酒店的热度扩大,越来越多的酒店从业者加入,行业乱象也在滋生。“一些个体创业者往往追求低投入高回报,做低端的经济型宾馆,房间简单摆张床再加台电脑,就可以拿着电竞的噱头吸引初接触电竞酒店的消费者,让很多消费者对电竞酒店产生了很深的误解。”SOLO电竞酒店的郝云畅说,“目前关于电竞酒店的监管归属还是不明朗,我们也很担心部分投机取巧的酒店砸了电竞酒店的招牌和口碑,因此我们也在积极的参与并推动业内监管。”

  “目前我们已经加入了全国性的电竞协会,但我们认为还欠缺专属于电竞酒店的行业协会,所以我们正在积极推动电竞酒店行业协会的建立,希望通过集体的力量进行内部约束。”SOLO电竞酒店的郝云畅表示。他认为电竞酒店缺乏规范的评级定价机制,容易造成以次充好或者内部间的恶意竞争,行业协会可以有效的在同业内建立联系,互相监督,共同促进青岛电竞产业的发展。

  “一个新兴的业态在成长时期必然是野蛮生长的,这时候无论在质量上还是标准上都参差不齐,我们也会担心部分不规范经营的酒店会砸了电竞酒店的口碑,但我们仍然选择相信未来的发展方向还是监管的回归。”郝云畅对电竞酒店的未来监管信心满满。

  那么,伴着误解和质疑而井喷式增长的青岛电竞酒店产业,究竟是“哪吒降世”还是昙花一现?

  “在青岛,电竞酒店作为新兴业态落地晚但是成长快,目前是以2.0模式为主流、1.0模式面临淘汰、3.0模式冉冉升起的态势。”郝云畅表示。最早的1.0模式是指“宾馆+电脑”的简单组合版,由于硬件设施不足常为人诟病。2.0模式则以完善和专业的配套设施著称,但是简单可复制,竞争很激烈。3.0模式则是电竞酒店开始向品牌化和连锁化发展,并逐渐拓向电竞生态领域。

  “只有避开同质化走向3.0模式的电竞酒店,才能在青岛电竞酒店蓝海变成红海的过程中,得以留存。”郝云畅分析道,“通过对河南郑州、湖北武汉、四川成都这三个城市的实地考察,我们发现它们的电竞酒店已经过百家,处于饱和的态势,现在它们之间的竞争只有降价竞争,这是我们最不想看到的。电竞酒店2.0模式价值竞争力远高于1.0模式,但是成本同样高出很多,一旦青岛地区市场饱和,也会陷入降价竞争的恶性循环。”

  SOLO这个品牌就诞生于这样的考量之下,2020年5月22日,青岛华彩互娱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,SOLO电竞酒店正式将自己的产业拓展到电竞文化生态领域。一经开业,郝云畅和葛麟两个人就开始马不停蹄拓展品牌影响力,以青岛为中心,在深深扎根青岛的基础上在山东省各地开办分店。“目前我们还是以酒店为主业,并尝试接触电竞生态相关产业,也在策划组织城市职业赛事,后期也会开展电竞教育相关的衍生业务。”郝云畅表示。竞技精神的魅力是电子游戏的文化底蕴所在,也是引领一代代热爱电子游戏的人前仆后继的支撑,SOLO电竞酒店就是看到了这一点,才能抢先一步跟上电竞产业发展的脚步。

相关新闻:

创业人物:爱打游戏的“坏小孩”长大了

  1988年生的葛麟喜欢打游戏,从DOTA到LOL,甚至加入职业战队打了几年比赛,从线上到线下,也拿到过全国性的奖项,但是家人仍然很不理解,那时的他,是家长老师心中的“坏小孩”。就是这个不务正业的“坏小孩”,开办了青岛第一家电竞民宿——YK电竞民宿。

  “在做电竞民宿之前,我在做普通民宿,有相关的经验,游戏方面也打过几年的比赛,比较懂游戏也懂设备,2017年了解到电竞民宿的概念,就开始筹办了,九月份正式开业。”葛麟回忆。

  可是,怀着一腔对电竞的赤忱开办电竞民宿的葛麟,在第一个月就狠狠吃了瘪。“一个人也没有,”葛麟无奈说,“那时候人们听都没听说过电竞酒店,人们会觉得,就加了一台电脑,卖这么高的价,不值当去住。”那时候,去葛麟店里捧场的只有自己的好友,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,感觉是在赚自己朋友的钱。

  没想到,挺过了前几个月的冷清的YK电竞民宿,突然火爆了起来,“我的朋友圈子里喜欢电竞的很多,他们住了之后感觉不错,口口相传又邀请他们的朋友来体验,后来就火起来了。”那时候,葛麟的电竞民宿只有五间房,名气大起来之后远远供不应求,生意异常火爆。

  “我的客单价一度高过了全季酒店,依然卖的很火,不到一年就实现了净盈利。”葛麟自豪说,“因为全青岛就我一家,所以他们想住电竞酒店只能来找我。”

  这时,同样盯上了青岛电竞酒店业的90后创业者郝云畅前来拜访了葛麟,他很是欣赏这个拥有独到商业眼光,并创造出酒店如此之短的投资回报周期纪录的民宿老板。而郝云畅的到来,让葛麟意识到了电竞酒店未来的竞争危机,两人深入交流之后一拍即合,决定联合做品牌电竞酒店,将青岛的电竞酒店由2.0直接推向了3.0,并创造性提出打造青岛的电竞生态圈。目前,SOLO电竞酒店成为当之无愧的青岛电竞酒店业的领头羊,成为青岛最具影响力的原创电竞酒店品牌。

 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,创业者模仿者众、跟风者众,不安于现状,敢于转变思维,永远将眼光放在远处的创业者,才能在创业大潮中独占鳌头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中国电竞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honggdj.com/jiudian/2950.html
woniu

作者: woniu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